首页/ 188金宝搏亚洲登录/ 文化/ 文学园地

文化

案头的文竹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来源:邯郸公司 作者:张建军

我是一个不怎么爱侍弄花草的人,一是嫌麻烦,二是没时间,三是不懂行。以前也养过几种花草,最后都莫名其妙地夭折了,自此以后再没有养过任何花花草草。

一日,路过菜市场,看到一个卖花的小贩,面前摆满各种姹紫嫣红的盆花,有的含苞欲放,有的笑靥新开,宛若张张孩子纯真的笑脸。即便是那些绿叶满枝的绿植,也都蓊蓊郁郁的,一派葱茏。根据我以往的经验,凡是花开茂盛,且富贵娇艳者,往往比较娇气,殊难伺候,这就像养在深闺的宫女,一旦下嫁民间往往失去娇容,难尽天年一个道理。所以我只是在花摊的边缘逡巡。

一株纤细的文竹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它孤零零的被放在花摊的一角,瘦弱得像一个失怙的孤儿,即便一丝微风也能让她战栗良久。花盆既小且没有花纹,但她所绽放出的绿色却丝毫不逊色于任何春天里的枝叶。更重要的是她舒展的枝条、谦恭的神态,非常像黄山上的迎客松,或者说就是迎客松的微缩版。正因为如此,我毫不犹豫地就买下了它,并把他放到了我办公室的案头。从此以后,我的眼前时时能够看到那简单的绿色。

繁忙冗杂的工作使我常常忽略了她的存在,有时一两个礼拜也想不起给她浇水,然而她却似乎对这些并不挑剔,依然默默的生长。不经意间,纤细的枝干旁边又长出了新的嫩芽,倔强而茁壮地向上生长着,全然不顾干涸乃至皲裂的土壤。上面的“树冠”也是如此,长满绒毛般的枝条向前伸展着,形状就像生在岩石罅隙里的青松翠柏,更像是一位躬身揖让的贤士。那云片般的枝叶层层叠叠,文雅清秀、风韵潇洒,颇有古贤遗风。我想,这也许就是她得名文竹的原因吧!

我喜欢她的另一个原因是她的神态清新淡雅,你看她枝叶纤细,挺拔秀丽,疏密青翠,姿态潇洒,从上到下透出一股书卷气息,就像一位饱读诗书的隐士,不愿与世俗同流。她的体态是那样的娇小,不引人注目,在百花园中小得使人可以忘记她的存在。但即便如此,仍然不忘自己的使命,不计较什么,也不怨艾什么,在绚烂缤纷的花世界,她永远不是主角,总是心甘情愿地担当着陪衬的角色,默默地生长,默默地开花,默默地呈现自己特有的新绿,营造属于自己的青青世界。

这不由使我想起清代诗人袁枚的那首著名的小诗,“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”。我们每个生命也许很渺小,但只要有坚强的信念,有崇高的使命,哪怕环境恶劣,身微言轻,也要凭着坚强的活力,突破环境的重重窒碍,焕发出自己独有的青春光采。眼前的文竹不就是这样吗?正因为如此,每当我案头小憩,看到她,似乎总能从她身上看到某些自己的影子。

也许是惺惺相惜吧,我逐渐喜欢上了她。

责任编辑:王悦


上一篇:
下一篇: